復旦大學177名學生給上海高院寫求情信為“復旦投毒案”犯罪嫌疑人林森浩求情“免死”一事,引起社會各界熱議。它迅速導致兩種觀點交鋒:一種認為這是一種正常舉動,也是輿論的一部分;一種則痛斥“求情”是非不分,觸犯了文明底線。
  面對公眾對復旦學子的爭議及指責,近日,記者獨家採訪了“求情信”的倡導者——復旦大學管理學院教授、博士生導師謝百三。
  記者經過多方採訪求證,瞭解到這封“求情信”的出爐內情。今年3月,林森浩之前幫助過的學弟學妹和林父共同找到律師咨詢,在律師的建議下,由學生執筆寫了這份“求情信”。隨後,學生們又找到了謝百三,希望由他倡導。在學生和老師的共同參與下,才有了“177名學生聯名上書”事件。
  律師建議老師倡導學生參與
  記者從“求情信”及“聲明”上落款的時間可以看出,“求情信”寄出的時間是今年4月,也是一審“死刑”宣判後不久。
  “一審判決剛出來時,林森浩的父親和同學(醫學院的學弟學妹)來咨詢過我,並問我願不願意做林森浩二審的辯護人。”上海律師嚴義明告訴記者。
  嚴律師向前來咨詢的林父及同學提出了部分建議,這些建議當中包括“能不能讓同學寫一封求情信”,讓林的家人、同學和被害人黃洋的父親溝通,盡最大努力求得他的諒解。
  “同學們覺得這些建議他們能做的一定去做。”嚴義明說,之後,這些同學把寫好的東西(求情信)拿給他“過目”。
  “因為這信是同學們最真實的心理反應,看了以後我覺得原則上沒有大問題,我就一個字也沒有改。”嚴義明說。
  林的同學找嚴律師時反覆強調,以他們對林的瞭解,他平時並不是一個很歹毒的人。嚴義明律師說,這些同學都是林森浩的學弟學妹,對“學哥”發生這樣的事,有一些個人的想法也是可以理解的。因為,林森浩平時在學業上,能幫助他們也是願意幫助他們的。
  之後,這些同學又找到了復旦大學的謝百三教授。為此,謝教授也找復旦大學的領導談過話。現在(復旦大學的)領導們都非常為難。嚴義明介紹。
  部分同學在謝百三金融課後簽名
  記者再次聯繫到這封求情信的執筆者,採訪要求被婉拒。但從其他幾位同學的描述中,記者還原了學生簽名的過程。
  “簽名的同學基本上都不認識林、黃二人,更談不上和他們二人有私交了,包括我也不認識他們,應該說本來是案件的局外人,但作為復旦的師生,我們對此事是關心的。”謝百三說。
  “簽名的同學都不認識林、黃二人”一說,記者從多位簽名學生那裡得到了證實。
  “沒有人去特意組織過,我現在只想說‘真的都是自願的,別的不想多說了’。”上午一位參與簽名的同學告訴記者。
  “我選了謝老師(謝百三)的金融課,上課的教室里有幾百人。上完課後,謝老師就說了一下這個事情,並告訴同學有自己願意簽名的下課來簽一下,完全是自願的。”小張同學告訴記者。
  復旦177學子“求情信”出爐過程
  今年3月,嫌疑人林森浩曾幫助過的學弟學妹和林父共同找到律師咨詢。
  在嚴義明律師的建議下,由學生執筆寫了這封求情信。
  隨後,學生們又找到了復旦大學管理學院教授、博士生導師謝百三,謝百三教授參與到事件中。
  在學生和老師的共同參與下,177名學生在求情信上簽名。
  4月20日,求情信連同一份聲明書被一同寄往上海高院。
  學生:並不單是為林森浩開脫
  “當時謝老師還說了,有誰願意接受媒體採訪的也可以留下聯繫方式。”小張同學強調,自己是2013年才進的復旦大學,和林森浩沒有接觸過。“我也是通過謝老師的金融課知道這件事(求情信)的,但之前對‘投毒’事件也有所關註瞭解。”另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同學說。
  隨後,經過同學和老師的口頭傳播,知道這件事(寫求情信)的同學越來越多,參與的同學也越來越多。最後收到了177位學生的簽名,才有了“聯名上書”一事。多數學生都是在謝老師的金融課後簽的名,大家對此事情都比較關註。
  “我們很多同學都想為黃洋父母做些什麼,包括組織捐款什麼的,我們並不是單方面想為林森浩開脫。事前也想到做這件事可能會引起一些人的不理解,但還是做了。”一位同學明確告訴記者。 據《法制晚報》
  (原標題:被告律師建議學生執筆 老師倡導)
創作者介紹

羊毛被

gg22ggmm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